曾经很迷茫的无剑

美术、摄影、文字、心情…… [ http://blog.sina.com.cn/flora7i ]

【评……】那些被绝望气息所覆盖的爱情——白夜行篇

不错的书评

风信子:

“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


睡前突然看见某个一贯优越的家伙看完白夜行把雪穗的名句发在了空间里,我看了看,回复:你真的明白这句话所包含的绝望感么?
其实对于这段话,个人认为其中的人生悲剧大于了爱情悲剧。
之前有人问我说“你认为亮和雪穗之间的是爱情么?”我犹豫了一下,说“爱过。”
这句话听起来挺搞笑的,但细细掰开看的话真的会感觉很悲伤。


笹垣润三说这二人的关系就像是老虎虾和斑鱼(原谅我一直没记住是什么虾什么鱼……),但这句话用来形容成年后二人的关系是十分恰当的,而这一切的原点呢?只是简简单单的赎罪么?我想不是的。否则手拉手在阳光下散步这句话(或这个剪纸)不可能贯穿全书。而且在亮司给友彦剪纸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时,我感觉他是羡慕的。


而就整书而言,这种悲伤并不仅仅在于“简单的梦想入纸片般苍白”而是“因一无所有而挣扎”。


之前看有人说“女主为了摆脱贫困的心真可怕”或者说雪穗是加害无辜的人。
但我想说雪穗这样做真的是有理由的,哪怕仅仅是出于嫉妒,站在雪穗的立场也是说得通的。

我不知道亮和雪穗是否真的像日剧中所表达那样在图书馆产生了一段青涩的恋情(书里好像是一句话带过),但那件事的发生确确实实将二人捆绑在了一起。
“狼狈为奸”也好,“男盗女娼”也好,但二人也确确实实能体会对方的伤痕,抚慰彼此的过去,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过去只能分享给他(她)一个人。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未来。
那只是一个模糊的念头。


也许这是二人情感的第一次变质,变得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少男少女,而是要背负杀人犯骂名掩藏共同秘密的共犯。
大概他们也会问吧“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们要受这样的罪!”
日剧中亮司是为了赎罪,雪穗是为了报恩,但也许也像书中没有说的那样,只是拥有相似伤痕者之间的默契——想要逃离,想要改变。

什么也不要,只想简单快乐的生活。
什么也不求,只想一起在阳光下散步。

但这也是不可能的。


那一天的事情彻彻底底地抹杀了二人世界中的太阳。我想到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去,但是,我的世界中没有这样的地方。
想要一个至少不那么黑暗的未来,那么,抗争吧。

一个把对方打造成“太阳”,
一个把对方视为“太阳”。

会挣扎的吧,杀死母亲抛弃过去的姓氏,成为另一个人。(背井离乡,拉皮条混沌过日)
会疲惫的吧,努力做成高雅的样子,装作一切都好的样子。(为了不暴露而陷害同学)
会迷茫的吧,为了钱和大男子主义结婚,不能谈一场正常的恋爱。(伪造银行卡,盗取游戏软件,捏造自己的死亡,没有真实的存在)

一步一步,从黑暗走向深渊。
我以为终于伸出了手,但大半身早已深陷泥潭。
绝望。


不想要过去的那种生活,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被人瞩目,只要能达到目的,一切都无所谓。
早就已经坏掉的人生,我已经无力补救,只要你好,我就能笑着离开。

第二次变质实在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在友彦闯祸的时候?大概是在收拾江利子的时候?还是在雪穗结婚的时候?
或者就在这一次又一次心照不宣的合作中慢慢脱离了“爱”这个字呢?


到了这一步,这已经不是爱情的悲剧而是人生的悲剧了。
但即便这样,二人在彼此心中还是特别的吧,但此时他们已经不再谈什么浪漫的话,不再互相提及过去与未来。

一个变成了高贵的人偶,
一个变成了阴影的幽灵。

当生活变作无边的黑夜,我还是有幸有你把它变白。
我早已不怕失去,但我怕黑夜变回它原有的颜色。

圣诞节,雪在下。白色的反光,照亮了一半夜空。
而我,也等来了最好的圣诞礼物。
我们终于逃走了,终于改变了。
我是令人羡慕的,每个人都视我为女神。
我也终于要等到那个与我分享秘密的幽灵。
多年的隐藏,真的很累。
扑到你怀里哭会不会很丢人呐?

我不认为亮的死是雪穗的有意为之,因为我感觉雪穗很累。我一直相信雪穗是喜欢过筱冢的,在养母葬礼上对他说的话恐怕并非虚言。
怕变成一个人。
我早已不怕失去,但我害怕一个人。
一个人的话,我可能会拥有更凄惨的未来。
是在敷衍筱冢?
是在害怕亮的离开?

如果这是爱情,那么这一定是一个单箭头。
亮是无私奉献,却早已没了自我。
雪早断了思念,却仍不希望他就这样离开。

也许这又不是爱情,仅仅是希望在一起这个愿望。

评论

热度(8)

  1. 曾经很迷茫的无剑风信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不错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