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很迷茫的无剑

美术、摄影、文字、心情…… [ http://blog.sina.com.cn/flora7i ]

很久不见 桐原亮司

IMHXR:

       近日再重读了一遍大学时代喜欢上的小说《白夜行》,发现看见那时候看不见的东西。桐原亮司这个悲剧人物,真是既可怜可悲又残酷残忍,看不见的是雪穗与他如何的交往联系,但东叔在叙事的过程处处亮出他俩的关系,第一次看的时候是深深地震撼和脊背发凉了一个晚上,近日再看的时候中途竟为亮司落泪,看怕是自己已经知道他的结局所以悲从中来吧。


      桐原亮司共杀了几个人?第一个是他的父亲,第二个是被利用的西口奈美江,第三个是与他母亲私通,似乎知道真相然后威胁他的松浦,第四个是调查西本雪穗的侦探今枝先生,算第五个,应该是两人一起杀的吧!?西本雪穗的养母唐泽礼子,袭击两个女生拍了裸照,强奸一个未成年少女。这就是他的种种恶行,而雪穗却与这些罪行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可读者们都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她,作者很“恶劣”,留着比全书还多的空白让我们读者自己脑补,读第二次的时候我简直“脑洞”大开!我想象不出亮司的父亲在对小学五年级的雪穗在做的脱裤子的事情,而且或许不止被母亲卖给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毋庸说,童年的雪穗是相当很可怜的。因为亮司在她面前杀死了他的父亲的这一举动,让他们有着深深的羁绊,只可惜这样的”羁绊“竟让他们携手踏上了如此肮脏、残酷无情的人生,从作者东野圭吾的创作考虑,他要写的正是如此恶劣的人性暴露吗?凡是前方的阻碍都要毫不留情的清除掉,她让亮司对两个女同学的所作所为,想必要让他们稍微体会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灵魂被抽走一点,像小说里老刑警说他们深深相信这种行为能够夺走一个人的灵魂。19年来,桐原亮司为了守护西本雪穗而一错再错,以为再杀这个人、再龌龊一次,就一切都结束了,在唐泽礼子死后他回到酒店说的那句“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便是证据,但每每并非如此,就像希腊神话的西西佛斯搬的石头,永远都会在到山顶之前滚下山来,桐原亮司和西西佛斯不同的是,他并非“无功”而作,他每推一次石头上山都让西本雪穗越发光芒照耀。


       很多人看了《白夜行》之后都疑问雪穗到底爱不爱亮司?我的理解是有爱的,但没有灵魂的雪穗的爱也只是畸形的爱,自私的爱,她为了自己的辉煌让亮司的双手越发肮脏,最后搭上了性命,亮司用那把改变了自己命运的剪刀——插入父亲体内的那把,在雪穗也看得到的地方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而雪穗却说“我不认识这个人”,第一遍看的时候我多希望她在这一刻能抱着亮司的尸体痛哭,盼望着所谓的“人性”的回归,但是她没有,而我在第二遍看的时候也完全没有这种期望,只觉得雪穗是个恶魔,也有人说如果她认了,那亮司做过的一切,牺牲的所有都白费了,可我还是觉得在她破碎的灵魂里面,拼凑不回来的地方就算是亮司也无法帮她拾起,所以东叔最后一句说她像个幽灵一样,而亮司则用那把剪刀结束了在哪灰暗的通风管里爬行的人生。


       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明明赚了很多钱可以远走他方为什么不在一起?多次提到的《飘》是不是隐含了什么,隐含的便是雪穗想要做斯嘉丽那样的女人吧,而亮司却不会成为白瑞德那样的男人,亮司只是帮助她,用尽一切手段“守护”她成为那样的女人,《飘》的后面白瑞德说的那句著名的话大概是说,碎了的东西就碎了的东西,怎么粘也粘不回去,宁愿记住彼此完好的样子而非破碎的现在,所以才没有在一起,真的是这样吗,或许雪穗是这样,而亮司并不是呢。在新年的时候他做的剪纸,两个孩子手牵手,说出的新年愿望是“希望可以手牵手在阳光下散步”不是赤裸裸的表白心迹了吗,而雪穗却说她自己没有太阳不怕失去,亮司是他黑夜中的一点点光,全靠亮司她才走到现在,但最后她亲眼看着亮司死了却表现得冷漠无情,如果她为了亮司而活,而看着亮司的死她也不该如此冷静吧?亮司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东叔却巧妙地对他进行了某些“良性”的描写,让读者心疼起他,但不代表原谅他,这或者是东叔在拷问我们读者的良心和人性?当龌龊、残忍无情被冠以爱情,就会很自然的被淡化?


       这只是个人读后感,不要太认真。


 


 

评论

热度(4)

  1. 曾经很迷茫的无剑IMHX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