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很迷茫的无剑

美术、摄影、文字、心情…… [ http://blog.sina.com.cn/flora7i ]

是谁把魏国推向衰败的深渊?

草根煮酒:

魏武侯是魏文侯的儿子,叫魏击。公元前387年继位,公元前371年逝世,在位16年。
魏武侯在位十六年,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其父魏文侯好不容易打造起来的声名地位,到了魏武侯手里几乎败光。
所以,魏武侯连个守成的王侯都算不上,只能算个败家子。魏武侯之所以败家,关键的原因是其格局偏低,缺少容人雅量。
 资治通鉴记载1:子击出,遭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子方不为礼。子击怒,谓子方曰:“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崐人!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失其国者未闻有以国待之者也,失其家者未闻有以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者,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耳,安往而不得贫贱哉!”子击乃谢之。
  魏文侯的公子魏击出行,途中遇见国师田子方,下车伏拜行礼。田子方却不作回礼。魏击怒气冲冲地对田子方说:“富贵的人能对人骄傲呢,还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田子方说:“当然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啦,富贵的人哪里敢对人骄傲呢!国君对人骄傲就将亡国,大夫对人骄傲就将失去采地。失去国家的人,没有听说有以国主对待他的;失去采地的人,也没有听说有以家主对待他的。贫贱的游士呢,话不听,行为不合意,就穿上鞋子告辞了,到哪里得不到贫贱呢!”魏击于是谢罪。
田子方是当世大儒,魏文侯把他视为国师,对他尊尊敬敬,言听计从。而当时还是公子的魏击却因为田子方不回礼,便恶语相对,可见其胸襟气度之狭隘。待到魏文侯逝世,如田子方等当世大才,如何愿意继续跟随魏击,替他守江山?于是,魏武侯继位后,魏国人才流失势必难免。
 资治通鉴记载2: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谓吴起曰:“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商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敌国也!”武侯曰:“善。”
  魏武侯顺黄河而下,在中游对吴起说:“稳固的山河真美啊!这是魏国的宝啊!”吴起回答说:“国宝在于德政而不在于地势险要。当初三苗氏部落,左面有洞庭湖,右面有彭蠡湖,但他们不修德义,被禹消灭了。夏朝君王桀的居住之地,左边是黄河、济水,右边是泰华山,伊阙山在其南面,羊肠阪在其北面,但因朝政不仁,也被商朝汤王驱逐了。商朝纣王的都城,左边是孟门,右边是太行山,常山在其北面,黄河经过其南面,因他施政不德,被周武王杀了。由此可见,国宝在于德政而不在于地势险要。如果君主您不修德政,恐怕就是这条船上的人,也要成为您的敌人。”魏武侯听罢说道:“对。”
魏武侯不能把人才看作国之至宝,而是把山河看作国之至宝,后来经吴起提醒,他才说了字:“对。”
最稳固的是人心而不是地势,魏武侯如此格局的人如何能明白?
  资治通鉴记载3: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居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子乎,属之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
  魏国设置国相,任命田文为相。吴起不高兴,对田文说:“我和你比较功劳如何?”田文说:“可以。”吴起便说:“统率三军,使士兵乐于战死,敌国不敢谋算,你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说:“我不如你。”吴起又问:“整治百官,亲善百姓,使仓库充实,你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说:“我不如你。”吴起再问:“镇守西河,使秦兵不敢向东侵犯,韩国、赵国依附听命,你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还是说:“我不如你。”吴起质问道:“这三条你都在我之下,而职位却在我之上,是什么道理?”田文说:“如今国君年幼,国多疑难,大臣们不能齐心归附,老百姓不能信服,在这个时候,是嘱托给你呢,还是嘱托给我呢?”吴起默默不语想了一会儿,说:“嘱托给你啊!”
魏武侯宁愿启用名不见经传的田文也不用功勋显著的吴起,田文的说辞是“主少国疑。”主少不尽然,国疑却是真话。这里的国疑,主要还是魏武侯的疑心。吴起如此大才,魏武侯不能尽用也就罢了,反而还疑心重重。吴起才不得舒,性命堪虞,怎能不心生去意?
  资治通鉴记载4:久之,魏相公叔尚主而害吴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起为人刚劲自喜。子先言于君曰:‘吴起,贤人也,而君之国小,臣恐起之无留心也。君盍试延以女,起无留心,则必辞矣。’子因与起归而使公主辱子,起见公主之贱子也,必辞,则子之计中矣。”公叔从之,吴起果辞公主。魏武侯疑之而未信,起惧诛,遂奔楚。
  公叔想害吴起,耍了个小计谋。这个计谋漏洞百出,为何吴起和魏武侯都看不清?从吴起方面来说,吴起本来就心生去意,这件事正好给吴起找了个离开魏武侯的借口。所以吴起乐得“中计”,就此离开。而从魏武侯方面来说,魏武侯不可能笨到连这个计谋的漏洞都看不出来。魏武侯“中计”,只因他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吴起了。
  资治通鉴记载5:魏武侯薨,不立太子,子与公中缓争立,国内乱。
  公元前371年,魏武侯去世,没有立太子,他的儿子与公中缓争位,国内大乱。
魏武侯贪恋权位,至死也不肯放手,结果连继承人都来不及安排,从而导致魏国争权内乱,差点就被韩国赵国联军灭国。
魏国衰弱,实际上是魏武侯一手造成的。魏武侯作为魏国的最高领导者,既没有容人雅量,又不懂得爱惜人才。格局低下而又贪恋权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结果只能是把魏国一步步推向衰败的深渊。

评论

热度(3)

  1. 曾经很迷茫的无剑草根煮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