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很迷茫的无剑

美术、摄影、文字、心情…… [ http://blog.sina.com.cn/flora7i ]

考古学家的情书

Adore:


序言里说,等世界末日来临时,你就会想要认识几位考古学家了。因为他们既会生火,又会捕食,还会建高山堡垒。

哈哈哈,不到世界末日,我已经想要认识考古学家了。还可以再开放些,因为在野外,既会生火,又会捕食,不仅仅只有考古人才办得到。

这世界大到无边,一个在房间内自由自在的人,已可以走出房门,认识更广阔的领域了。


考古,不仅广阔,还教人把目光往回看。

不是说,世界在普通人眼中只具备模糊的时间概念吗?那么往回走,向前看,让手中的时间慢慢归于自然流逝的时间。

越来越喜欢耗费心力才能办到的事,考古发现事大,但背后的艰辛不为人知,若甘之如饴,才是考验对一个专业有多热爱。


有考古学家在中国发掘出一个古代陶罐,罐底还有一些古代饮料的残留。

一组专家运用现代手段对它们分析还原,辨别并确认了其中的成分,真的按配方研制出来,取名贾湖城,——那是发现它的地点。

考古人一边品尝贾湖城,一边回忆历史,既是对古代的致敬,也是对自己的犒赏,那画面相当让人——神往。


历史,从来不仅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教科书上换取高分的工具。

它远比我们理解的要有趣得多,也丰富得多。况且,还只是已知的历史。那未知的,多元化的,统统等待考古学者付出艰辛,发现结果。

不是恐龙,没有盗墓,成年累月接触的是骸骨,垃圾,废墟,尘土。追寻的是这些遗物的来龙去脉,所处何地,与何为伍。

好奇,发现,这本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而他们好好地沿用下去了,继而可获得赤子般发现的欢乐。而这发现,足以为历史加添素材,矫正谬误。


广博的知识,机敏的能力,丰富的经验,这些优秀的品质,在面对考古相关的事情时,又必须永远保持谦逊。

正因为见多识广,才知道个人见识的局促和狭隘,才知道未知永远比已知更加广大。

当一个人说,我大部分的观点都有问题。那意味着时刻准备校正自己的谨慎。


有时发掘可能空无一物,有时付出可能归于虚化,

但爱一件事,就是明知这样的场景随时都会发生,而始终欢欣地准备着,劳动着。

所以一部《与废墟为伴》,不是科考,是他们滚烫的心。

评论

热度(6)

  1. 曾经很迷茫的无剑Adore 转载了此文字